女人风云

最近更新

推荐

曾经叱诧风云的两个女人今何在!

2018-01-24 17:12

  文 革期间,在的所有外事活动中,始终有两名女人伴随他身边,了中国与世界风云变迁。然而,当年叱咤风云,至今依然未嫁的两名神秘女人,国人不一定全然知晓

  唐闻生是新中国的第一位联合国副秘书长唐明照的大“千金”。她的母亲张希先女士曾是燕京大学未名湖畔“最漂亮的姑娘”(夫人语)。唐闻生诞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一家普通的产科医院,所以,1971年,唐闻生接待第一次秘密踏上中国国土的基辛格博士时,基辛格调侃她“可以竞选美国总统”。

  1943年3月,唐闻生出生在美国纽约。1950年深秋,当随父母回到未曾谋面的故国的时候,唐闻生还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1962年仲夏,唐闻生告别师大女附中,以优异成绩考入外国语学院英语系,进入新中国第三代的“摇篮”后,唐闻生的英语潜力得到超常的发挥。唐闻生用3年时间就读完了5年全部课程:在一、三年级各跳了一级,让众多师生刮目相看。早在60年代中期,总理和跟随自己10余年的第一任英语译员冀朝铸多次到外国语学院物色高级翻译人才,在地处京郊的“北外”校园一眼就看中了活泼可爱的英语系高材生唐闻生。在周总理的亲自安排下,1965年暮春时分,浑身洋溢着少女青春风采的唐闻生,迈着轻捷的步伐跨进中华人民国,分配在教育司翻译处英文组。不出数年,唐闻生便脱颖而出,成为冀朝铸之后中国外交界最优秀的英语译员。唐闻生一口漂亮流利的美国东部口音的英语,使她轻松自如地从跟随总理17年之久的冀朝铸手中接过了“接力棒”。唐闻生的译技以及她天真可爱的活泼性格,给来访的外国贵宾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陪同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观看“样板戏”。唐闻生(中)担任翻译,是端庄恬静的

  上世纪70年代初到、辞世以前,唐闻生和王海容几乎参加了这两位伟人与来访、知名人士的所有会见,在外交界乃至中国政坛崭露头角。她的倩影总是在和的身边出现,了上世纪70年代中国外交史上的重要时刻。1971年,唐闻生参与过中美之间的历史性外交会谈,她是、使中美两大国从对抗缓和,中美建交历程的人之一,为中国和世界的磨合与对话立下汗马功劳,就连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也在自传中盛赞唐闻生的机敏和魅力。

  1971年,唐闻生加入了中国,时年28岁,紧接着升至美大司司长,两年后,在最后一次出席并主持的中国第十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她会当选为候补!迄今为止,她仍是现职官员进入会的惟一女性。唐闻生和王海容不仅是一名出色的员,还担当起和中央局的“桥梁”,成为毛的东身边叱咤风云的女人。

  人生如大海,总有潮起潮落。谢世之后不久,唐闻生和王海容一样,便从老百姓的视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1977年9月,唐闻生到“五七”干校劳动,1979年3月,在中央党校学习,待分配。1984年3月,彻底告别了外交生涯,调任中国日副总编辑、编委会委员。1986年4月任铁道部外事局局长,后任铁道部外事司司长、铁道部对外合作司司长、部港澳台办公室主任、铁道部国际合作司司长。1999年7月,任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专职副、党组。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是第十届、十一届。2011.9.28当选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副、中国侨联顾问。

  也许,外交生涯的岁月给唐闻生心灵的痕迹太深太重,她和王海容一样情感空缺,至今未婚,只身一人。

  王海容,湖南长沙人,1938年9月,出身于书香门第。祖父王季范是的表兄,同时也是一位较有名望的无党派知识,20世纪50年代曾任中华人民国政务院参事,后来又被选为中国人民协商会议常务委员。

  抗日战争前后,王季范日益不满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和,对领导的工农红军和陕甘宁边区却充满.心向往之。“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八军在长沙设立办事处,负责人即是王季范早年在湖南一师的同事徐特立。两人阔别多年,在故土重逢,喜不自胜。王季范提出请八军驻湘办事处介绍其独子王德恒前往延安参加抗战,徐特立当即表示一定鼎力相助。没多久,在徐特立安排下,王德恒终于成行,奔赴圣地延安。此时.王海容刚一岁多,弟弟尚在襁褓之中。

  经批准同意.王德恒留延安参加了工作。他很快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40年春,他从抗大毕业。在另一位表叔——的大弟毛的介绍下,王德恒加入了中国。

  抗战后期.中央为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组建了八军“南下支队”.奔赴湘、粤沦陷区。王德恒随八军“南下支队”离开了他学习、战斗、生活了整整六年的延安,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湖南。踏上熟悉的三湘大地,他多么想去探望倚门盼儿归的老父亲啊!但是,王德恒最终还是过而不入,星夜兼程去桃源地区开展工作。那时,王德恒的公开身份是湖南修业高级农业职工学校教员。令人惋惜的是积极为党工作的王德恒终未能与近在咫尺的老父见上一面。不久.他在回长沙途中即被秘密,,年仅三十岁。

  传到延安,深感悲痛。但因事关军事机密,未将王德恒的消息告知表兄王季范。在以后的数年,王季范照旧年复一年地给表弟和儿子王德恒写信,他多次拜托对王德恒严加。使之成材,为国为民效力。他还反复王德恒,务必要聆听毛洚东的,不可一日懈怠,为表叔也为家人争光。

  王季范获悉王德恒为国壮烈捐躯已是儿子离开后的第五年.也就是1950年仲秋电邀王季范进京之际。在的那次晚宴后,把过去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表兄。望着年近古稀、须发花白的表兄,极富感情的垂首恭立.悲从中来:“九哥……”不知从何说起。好半天,他才哽咽着说:“你把德恒交给我,可我没有照看好他,自当难辞其咎啊!”说着说着,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王季范先生素来喜欢天真活泼的海容姑娘。痛失爱子,深深的哀痛化作对遗孤的悠悠眷爱。他对孙女厚望殷殷,出自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名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海容”一名.即为王季范所取。王海容长大后十分珍爱这个富有的名字,如有人读错写错(曾有不少人将“容”写成“蓉”).必予当场纠正。王季范先生的家教对孙女的成长产生很大的影响,他几乎决定了王海容一生的命运。

  高考时,王海容名落孙山,当化学工程师的美好理想顿时成了泡影。那个时候,社会风气甚好,北大、一类高等学府决无后门可走。当然,以季范先生的家风,王家也决计不会向有关部门舰颜相求,更不会去敲的“后门”。

  最初的时候,王海容的心情虽然非常,但她并不气馁。她和一些落榜同学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在家自学,补习功课。她心中依然有一个大学梦,依然有着对化学工程师的憧憬。1958年“”像春雷般激荡着神州,躁动不安的王海容想参加工作,但她的这一决定遭到了家庭的一致反对,让王海容认真复习,第二年再参加高考。王海容的倔强个性第一次表现出来,她瞒着家人,满街奔走寻找工作,终于找到了化工厂。王海容的心灵深处依然眷恋着化学,她还想当门捷列夫、罗蒙诺索夫的传人。偷偷办妥了进厂的一切手续,王海容最后才向家里摊牌。木已成舟,面对既成事实,大家不知所措,愣了半天,到底还是默许了王海容的选择——半是家风,半是无可奈何。

  1960年,王海容再度向高考发起了冲击,这一次拼搏获得了成功。王海容跨进了师范学院的大门,成为该院俄语系的一名并不年轻的新生。

  王海容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地处京城闹市的师范学院聚集着很多来自附近街巷胡同的学子,他们常常回家补充营养.只有王海容等少数城里姑娘是例外。四年的大学生活,自甘寂寞的王海容常与来自京郊的农村女同学为伴,她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冷清的学生集体宿舍里度过的。王海容很少回到那个近在咫尺、温暖舒适的爷爷的家。她地博览群书.除了专业以外,对哲学、文学、数学甚至军事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在学好俄语的基础上,王海容在有限的课余时间里还拼命自学英、法、德语。这为她后来进入外交界打下了语言方面的良好的基础。

  1962年12月26日.正逢七十寿辰。他破例在举行家宴。除家人之外,还邀请了章土钊、程潜等数位湖南同乡老人与会.王季范当然也在邀请之列。是日,兴致所至,还特意关照各位来客可携带一名子女.王季范自然携同王海容前往。就在那天.王海容第一次见到随父亲章士钊同来的章含之。她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两年.自己竟然和一样尊章含之为师,后来又共事于。

  在这次宴会开始之前。兴致颇高的与诸乡贤海阔天空论古今沧桑兴亡,末了又问及儿孙辈近况。诚意聘请章含之为自己的英语“塾师”。“”之后,又和王海容闲聊起来。“海容啊,我这大门一直是朝你敞开的,什么时候想来就来,来了也可以住下来不走,就算是我们家庭中的一员,你看要不要得哇?只是不晓得你爷爷舍不舍得.放不放心喽?”王季范闻这番话.心情很不平静:“润之.二十多年前我把德恒送到延安.你带着他了为人民解放的大道。今天,海容跟着你,走的是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我怎么会不放心、不舍得呢?”

  极重情谊,后来他果真说到做到。只是老人家如此安排对王海容一生利也,弊也,那是见仁见智的事了。唯有留待后人评说矣!

  1964年,王海容毕业于师范学院俄语系,毋庸置疑,就当初而言.王海容毕业后的职业就是中学俄语教师,别无选择。因为这所市属高等师范学院的培养目标就是为城乡各中学培养合格的师资。 王海容入学时没有走“后门”,1964年毕业分配时却走了个大“后门”。由于王季范与的亲缘关系和王海容是烈士遗孤,当风闻自己的表侄孙女在师院俄语系深造以后,情况就起了微妙的变化。1964年那个酷热夏季开始之际,师院校园里爆出了一个大冷门:上级让刚刚拿到毕业证书的王海容去东城街三十三号——中华人民国报到。王海容甚至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进,马上又被派到了孕育了许多当今中国第三代的“摇篮”——外国语学院(现为外国语大学)英语。

  王海容得以如此“飞黄腾达”,她也愣住了。据说“海容”这个名字,有说是她祖父给她起的,也有说是为她改的,乃是取自古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由此可见,王家希望这个女儿,要胸怀四海,博学。

  海容在外国语学院“”的一年多时间里,进一步了自己的影响。他亲自让秘书找到自己的英语“塾师”、执教于外国语学院英国文学系的章含之。“屈尊”拜托这位正在给自己业余讲授英语的优秀而年轻的女教员平时对海容姑娘多加关照,,开开“小灶”。于是,按照“最高”,章含之每星期给王海容补两次课。

  王海容在外国语学院入学之初,就显示了与众不同的“斗士”风采。“文 革”期间她的种种标新立异的举动其实在此时已初显端倪。1964年9月28日,在外国语学院英语的王海容写信给,反映对学院教学的一些意见。王海容这样写道:“在的某些具体做法上或某些措施上还有不少的偏差,存在一定的问题,我认为如果现在不及时纠正,那么将影响学生全面地掌握知识。”收到王海容来信,十分重视。他老人家当即批转分管文教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明确表示:王函中“有些事值得注意”,“请派人调查一下,及时改正”。特别在王函第一页上写下一段赞扬性的批语:“此人叫王海容,是个女孩子,很有些志气,是人民代表王季范的孙女儿,也是我的外表孙女儿。你如果想找她谈谈,可叫我的秘书徐业夫送她去。”

  平心而论,王海容20世纪50年代出席的便宴或家宴时.她不过是“叨陪末座”、“厕身其间”的陪客。王海容开始与面对面地交谈是在20世纪60年代。除了前述一次外,最重要的当推山雨欲来的“”前的那一次。

  1965年11月,由总理,王海容被安排在办公厅。开始,她的工作主要是负责部长与总理的文电收发,以及其他的一些文秘工作。然而,由于她的特殊身份和背景,还有德高望重的总理的特殊关照,她在上上下下都有着特殊的“分量”。她作为外语学院的毕业生跻身办公厅,按一般的情况顶多也只是个科级秘书。其后,是“”开始,“轰轰烈烈”搞了三四年。这期间,她出入,活跃于毛身边,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名位,但其“活动的”则等同于高级干部一般。到了1970年夏天,由直接提名,委任王海容担任礼宾司“负责人”。时过一年,到了1971年7月,王海容被正式任命为礼宾司的副司长,参与基辛格秘密访华和尼克松访华的接待工作。1972年5月至1973年7月任部长助理,主管礼宾事务,继后,王海容被任命为副部长。此后,她在这个岗位上一干便是3年多,直到失势倒运。

  1976年9月9日,与世长辞!这一天,王海容和在身边工作的工作人员一样,伏倒在的遗体前痛哭不已。一个时代结束了,王海容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

  同年10月,“四 人 帮”,中央和中与“”有的人都被隔离审查。由于王海容自己的特殊身份,也被宣布。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检查交代,她说清楚了自己的问题。从1978年12月底起,她的工作关系从移交到中央组织部,等待重新分配工作。为了适应新的工作,中央又决定让王海容到中央党校学习,按照中央党校的教程安排,每期的学习时间为半年或1年。但王海容却在中央党校整整呆了3年。

  1984年,王海容终于被重新任命为国务院参事室的副主任。职务虽然比副部长低,但依然保留着副部长待遇。从此,围绕在她身上的神秘的消失了,但一个有血有肉的女性形象却浮现了出来。王海容至今还是独身,从未婚嫁。 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有一天,传达室又给她送来几封莫名其妙的来信。她身边一位多嘴的工作人员禁不住问:“海容,是不是又有向你求爱求婚的信呀?”听到这位冒失鬼唐突的问话,周围的同事都暗暗吃了一惊,不知王海容将会如何发火生气。谁知王海容一点也没恼怒,她笑了笑说:“这一点也不奇怪,不新鲜。有一次,大门口还找上来一位自称是我丈夫的男人哩!”

  今日的王海容虽然没有结婚但并不孤独。她有着一个幸福热闹的家庭。和她居住在一起的有她的5个亲人:母亲肖凤林,弟弟王起华,弟媳裴震坤,侄儿王宇清,侄女王宇丹。

  他们的家就在的旁边,住房原是过去的某外国的一部分。一条僻静的小巷,隔开了繁华的闹市,一座欧洲风格的雅致小楼,显得格外清静、幽雅。海容的母亲肖凤林,也是知识家庭出身。但如今由于年老多病,再加上历经沧桑,挫折,身心受损的老人脑子已不太正常,受不得一点儿的刺激。王海容对母亲很孝顺,虽然家里已经给老人请了保姆,但下班之后她依然经常买菜下厨房。

  当年曾经叱诧风云的显赫女人,而今在侄孙面前尽显的亲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